037.JPG

民國50年代在鄉下長大的小孩,對於泥土總是有一份親切感,在那個年代,有哪一個小孩不是從小小孩起,就在泥地上爬行?從大人腳下的世界,慢慢地去摸索、探尋,而在泥地上漸漸地去熟悉這個世界呢?我喜愛陶土溫潤綿密的手感,這份感覺,也許可以回朔至孩提時期,在泥地上爬行的學習歷程,那是一件最自然不過的事情,一個口含著泥巴長大的小孩,如果說泥土不親,那麼誰才親呢?

關於陶藝,在就讀高職補校美工科的時候,曾經修過一年的課程,用泥條法做了一個上了藍色釉料的筆桶,前幾次搬家都還一直跟在身邊,它成為書桌上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,約在6年前的最近一次搬家,一個不小心不知讓它流落到何方?於今偶而想起,總有一點可惜,一些遺憾,因為自己親手捏製陶藝作品雖然粗造不完美,但總帶有一份當時的時光印記,有一份只有自己才能觸及與體會的情感寄託在裡面。

921大地震之前,我們還住在台中的大都會裡,生活在城市中,遇到休假日總是想往郊外跑,暫時離開一下水泥叢林,擁抱一下大自然,以求身心靈能得到一份寧靜致遠的平衡。那時喜歡帶著小孩到南投水里的蛇窯,讓小孩也可以體驗從小就玩著泥巴長大感覺,讓泥親、土親、大地母親最親的記憶可以伴隨著他們一起成長。ˊ

038.JPG

大女兒那時大約3歲左右,她那小巧細膩的纖手已經可以和媽媽共同使用一塊陶土,一起合作捏製了一些像瓢蟲、蝸牛等具有觀賞與收藏價值的小作品。我則手作功夫不夠細巧,無法陪小孩玩手捏陶的成形創作,索性將陶土壓成陶板,將自己左手掌與老婆的右手掌用力往上一壓,留下了一個攜手共同創作-行大運好手氣的作品,又把當時約8個月大的小女兒左腳往上一踩,一腳踩在魚背上,希望有朝一日如魚躍龍門一般升騰發達。另將剩餘的泥條捲曲成一顆希望之眼,黏貼在剩餘得陶板上,且將泥條旋轉扭曲黏貼在希望之眼的上方,像似騰升的希望之火往上竄起,象徵著一股綿延不斷,欣欣向榮的景象。

時光的足跡,在作品燒製成形的那一刻,瞬間即化成永恆。小女兒今年19歲了,但那小小的腳丫停留在8個月的那一刻,還真是可愛,惹人疼。而留在作品中的創作意念,如今仍舊綿延不息地影響著我們的潛意識,我與老婆攜手合作的好手氣,仍然主導著我們家,繼續地行大運,而這3個擁有大地樸實質地的陶板作品,就掛在我們家泡茶品茗區,僅一面白色的素牆,就能留住一份永恆的時光足跡。

036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微笑山谷 的頭像
微笑山谷

微笑山谷

微笑山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