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父親   2010/08/09

父親節的前一個禮拜,驅車北上到新竹的寧園安養中心,去探視因「失智症」而安排進住安養院的老父親。佩服他90歲的高齡,雖然「失智」卻還有能力順著對談的語意,避開常人的問題~我是誰?而將話題轉成他要說的話,繼續與你暢談他的當下人生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老父親,在如此90高齡之下,能真正地卸下90年的人生記憶與重擔,何嘗不是一件好事!可以拋棄世間繁瑣的一切,如此在他的世界之中,將不會有什麼不公平,他只是簡單地活在當下,幾分鐘之後〈也許是幾秒鐘〉他又忘了之前的曾經,像一位天真無邪的純真孩童,這就是我的老父親。

談父親,是一個嚴肅的話題。朱自清~的《背影》中,對於傳統社會中的父親角色定位,以及不善言詞表達的「愛」,有傳神及細膩的描寫。對於父親的愛,我們只能從生活中的小細節,細心的去觀察,與慢慢的體會,然而我深信父親他對子女的愛,是無時無刻、無所不在的,只是身為子女的往往忽略了「他」的愛與關懷。

老父親,在日據時期~大正拾年生,光復後改年號為民國10年,今年高齡88歲,他生長在動盪的年代,經歷日本的統治,也當過日本兵,曾到菲律賓、海南島等地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。在菲律賓的軍機場時,差點被美軍轟炸身亡,只因他一念之間,覺得這個防空洞不安全,而平安地逃過一动〈當時阿嬤說:她正在家中拜拜,祈求神明保佑兒子平安〉。又在海南島時,因溼熱的氣候讓腿部生了膿瘡,潰爛的傷口造成了腿部凹陷了一個大窟窿,靠著野外求生的技能,自行尋覓野生薬草敷藥。又在槍林彈雨中,練就了一身閃避空襲的功夫,總能準確的預測出炸彈的著落地點,成功地躲避轟炸。一提起南洋當兵的過去,老父親總有談不完的豐功偉業,一次又一次的說著過去,雖聽過n次,我們也只能繼續耐著性子,聽著他把故事講完。

我出生的那一年,父親已經有45歲的年紀。我在家排行老么,上有兩個哥哥與兩個姐姐,為了扶養孩子長大,我看到了父親的工作操勞。除了耕作家中的三分旱田外,更得到處尋找打零工的機會,如:割稻、砍甘蔗等農家粗活。過度操勞的結果,有三次胃出血而住院。又有一次因工作不小心而切下自己一段的食指,卻自己用紗布包紮傷口,將尚留的一小段手指頭給自行接上,每當看著父親那斷了一節的食指時,總能感受到父親在那當時~處境的艱辛以及勇敢不屈的精神。

老父親,他是一位堅韌挺拔、不向命運低頭、凡事不求人、只求己的生命鬥士。並且具有一份天生耿直的個性,對於他認為不合理的事物,一定仗義執言,從不怕得罪人。因此,如果讓他堅持意見時,就會像似一位「頑固的老爹」,讓街坊鄰居難以招架。但他對於任何一個人,不管不否熟識,都可以跟人輕鬆自在地~哈拉聊天。因此,當我們已經清楚知道父親得到失憶症,父親他卻還能跟人對答如流的交談,也總讓人誤認為~是我們自己多心了~〈好端端的,哪有失憶症〉,但是,隨著症狀的日益惡化,甚至過家門而不入,也有好幾次到了天黑~還回不了家,得發動全村子的人一起協尋,甚至報警請求協助處理。真擔心,哪天~就此成了失蹤人口。那段期間~身心受了煎熬,因此,將自己的想法,寫了一篇說帖「請求」大姐協助與支持!〈但當時並沒有得到家人充分的支持,老父親於隔年 民國9645日 ,才又重新申請進住新竹寧員安養中心。〉

老父親進住「安養中心」之後,他隨遇而安,也將安養中心當成「南投的老家」。〈失憶症是活在過去的記憶中,對於剛發生的事情會馬上忘記,他將不會產生新的記憶行為,也許此刻的他,才是這生中,最無憂無慮、無牽無掛的時刻,忘記一切的人,是幸福的!只是我們不捨!不捨老父親的晚年,就這樣地度過,而留下我們自行回憶過去的種種〉回想父親的青年,是在南洋當兵;中年時期為了家庭操勞過度,忍受胃痛之苦;老年時,又得忍受「痛風」的病痛,與「失憶症」的考驗。日前得知在安養中心的父親,長在腳指上的「痛風石」穿破皮肉,爆裂開來,引發了高燒,恐有感染之虞~得知消息~讓人心頭一緊,頓時胸口氣血翻騰,有些心情想要表達,卻又不知如何是好,因此,回想以前父親的一些種種事蹟,是懷念!也感傷!希望老父親能夠健康平安,安享晚年,不要再受病痛所苦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微笑山谷 的頭像
微笑山谷

微笑山谷

微笑山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